欢迎您的光临!
律所荣誉 > 江苏赵鹏律师的精彩辩护
江苏赵鹏律师的精彩辩护

从死刑到死缓的跨越。赵鹏律师的辩护案例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2)皖刑终字第00149号
      原公诉机关安徽省宿州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爱勇,男。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于2010年5月3日被砀山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月7日经砀山县人民检察院批准被逮捕。现羁押于砀山县看守所。

      辩护人陈晓辉,江苏昭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赵鹏,江苏昭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安徽省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宿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李爱勇犯故意杀人罪,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李**、李**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2010年10月18日作出(2010)宿中刑初字第00058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李爱勇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令被告人李爱勇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李**、李**丧葬费、死亡赔偿金104915元。被告人李爱勇对判决的刑事部分不服,提出上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7月12日作出(2011)皖刑终字第00111号刑事裁定,撤销原判刑事部分,发回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于2011年12月13日作出(2010)宿中刑初字第00058-1号刑事判决。被告人李爱勇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5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安徽省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徐善林、周艳玲依法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李爱勇及其辩护人陈晓辉等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被告人李爱勇与被害人朱**系同村村民。2010年4月29日凌晨1时许,李爱勇酒后翻墙进入朱**家院中,掇开堂屋门钻入屋中,图谋不轨。在朱**西间卧室床上,李爱勇掐住朱法兰脖子,朱**持剪刀反抗,刺伤李爱勇头、胸、手等多处部位,并将其右手手套拽掉。李爱勇先持手机砸,又夺过剪刀捅刺朱**。当朱**挣脱逃至堂屋时,李爱勇将其拽倒在地,拿热水瓶砸朱**,又从案板上拿菜刀朝朱**头部砍击,之后李爱勇又持剪刀剪切朱**颈部,致其当即死亡。随后,李爱勇又将朱**下身衣服脱掉,并在朱**臀部下方垫一塑料桶,意图伪造强奸杀人现场。为不留下指纹,李爱勇又将朱**的一只袜子套在自己手上,逃离现场。经法医鉴定,朱**系因颅脑损伤合并失血性休克而死亡。

        原判据以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现场勘查笔录、鉴定结论、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及相关书证、物证等。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李爱勇夜入民宅,图谋不轨,遭到被害人反抗后,竟持菜刀、剪刀将其杀死,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且犯罪手段特别残忍,犯罪情节特别恶劣,后果严重,依法应予严惩。原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的规定,认定李爱勇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原审被告人李爱勇上诉提出:其与被害人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案发当晚是应被害人之邀到被害人家的,因被害人向他索要8000元钱才导致案件的发生;被害人用菜刀砍他,他才从被害人手中夺过菜刀砍被害人的。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二审从轻处罚。

        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被害人在本案的起因上存在一定过错;本案系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上诉人归案后如实供述,认罪态度较好,其亲属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损失,取得了被害人亲属的谅解。请求二审对其从轻处罚。
     出庭检察员的意见是: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上诉人及其辩护人关于事实方面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李爱勇犯罪手段残忍、情节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应当判处死刑,鉴于其亲属与被害人亲属达成了刑事谅解协议,建议二审可依法对李爱勇改判。

           经审理查明:上诉人李爱勇与被害人朱**系同村村民。2010年4月29日凌晨1时许,李爱勇酒后翻墙进入朱**家院中,掇开堂屋门的一角钻入屋中,图谋不轨。在朱**西间卧室床上,李爱勇掐住朱**脖子,朱持剪刀反抗,刺伤李爱勇头、胸、手等多处部位,并将其右手手套拽掉。李爱勇先持手机砸,又夺过剪刀捅刺朱**。当朱挣脱逃至堂屋时,李爱勇将其拽倒在地,拿热水瓶砸朱,又从案板上拿菜刀朝朱头部砍击,之后李爱勇又持剪刀剪切朱颈部,致其当即死亡。随后,李爱勇又将朱下身衣服脱掉,并在朱法兰臀部下方垫一塑料桶,意图伪造强奸杀人现场。为不留下指纹,李爱勇又将朱的一只袜子套在自己手上,逃离现场。经法医鉴定,朱法兰系因颅脑损伤合并失血性休克而死亡。二审期间,上诉人李爱勇亲属与被害人亲属就民事赔偿达成了协议,被害人亲属对李爱勇表示谅解。

          上述事实,有经一、二审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朱**家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证实:案发现场位于砀山县葛集镇李庵村朱**家。朱家堂屋正中躺一女尸,头西脚东仰面向上,下身赤裸、赤足,腰身悬空,臀部下方垫有一蓝色圆形塑料桶。室内水缸东侧缸面、缸上一木板、茶几、床面草席、床帮、棉被、枕头、西墙墙面及地面等多处有喷溅、滴溅状血迹及血泊。尸体左大腿根部、卧室西侧一倾斜的竹竿上均粘有一枚白色羽绒,床下地面上见有大量白色羽绒,床下见一只蓝色袜子。现场还发现了一放倒的马扎、叉开的剪刀及不锈钢菜刀各一把、粘有血迹及毛发并有多处刺切痕迹的黑色绒手套一只、不完整的足迹一枚、茶几上粘有血迹的毛巾一条、裂开的手机一只、倒地的水瓶一个、板凳一条、充电灯一只。

          李爱勇抛鞋地点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证实:该现场位于砀城镇开发区汇源集团西侧果园内。果园位于砀城至黑虎敦村的乡间路南侧,乡间路两侧各有一条路沟。在路南侧沟内提取白色运动鞋一双。

           李爱勇抛弃衣物地点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证实:该现场位于砀山县西南门黄杜庄村桃园内。桃园内有一机井,在机井中提取一黄色塑料编织袋,袋内装有深色羽绒服一件、深色长裤一件、白色长袖T恤衫一件。羽绒服口袋内装有一只深色手套及一只蓝色袜子。

          2、法医物证鉴定书证实:案发现场提取的棉被、手套上的血迹中均检出人类DNA,其基因型在16个基因座上与李爱勇的基因型均一致;案发现场提取的毛发,墙上、菜刀、剪刀、板凳、毛巾、灯上的血迹中均检出人类DNA,其基因型在16个基因座上与朱**的基因型均一致;案发现场提取的毛巾、马扎上的血迹中检出朱、李爱勇二人的基因型。

         3、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证实:朱**头部有十一处裂创,其中六处深达骨质,颈部有一处复合型创口,胸部有三处创口,左手有八处创口,多深达骨质,右大腿有二处创口。鉴定意见为:死者朱系颅脑损伤合并失血性休克死亡。

          4、伤情检验意见书证实:李爱勇头面、胸、右手拇指根部、右手掌有伤,部分呈两两相对瓜子形、创缘整齐,损伤间距不等,分析系剪刀类锐器刺划所致。

          5、指认现场笔录证实:2010年5月3日10时10分至10时40分,李爱勇指认了其丢弃作案时所穿鞋的地点;11时2分至12时15分,李爱勇指认了其丢弃作案时所穿衣服的地点。根据李爱勇的指认,公安机关提取了其丢弃的鞋、衣服等物品。

          6、作案工具菜刀、剪刀各一把,一审庭审中当庭出示,经李爱勇辨认无异议。

           7、证人文--言证实:2010年4月29日下午3时许,她路过朱家时喊朱,见没人搭腔,就翻进朱家院里,从门东边缝里看见朱法兰躺在地上,下身好像没穿衣服,她就退了出来将此事告诉了她奶奶,她奶奶就讲快告诉朱的侄子李**。

      8、证人李**证言证实:2010年4月29日下午4时许,他邻居“三奶奶”到他家告诉他,说他三婶子朱了,他就向朱家跑,通过朱家堂屋门缝看到朱下身没穿衣服,两条腿上好像有伤,因心里害怕,就退了出去,并用文的手机报了警。

           9、证人范证言证实:2010年4月28日,其丈夫李爱勇穿蓝羽绒袄、黑裤子、白色运动鞋,骑摩托车走的。当天晚上大约凌晨一点多,李爱勇喊她开堂屋门,她发现李爱勇洗过头,鼻子上、额头上有伤。她问怎么回事,李爱勇说是摔的,4月29日早上李爱勇离开家后就没再见到了。

          10、证人李证言证实:2010年4月29日早上6时许,她弟弟李爱勇骑车到她家,她看见李爱勇脸上、脖子上、手上及一个耳朵上有伤,李爱勇说是摔的。     

      11、证人赵证言证实:2010年4月28日晚,他与李爱勇等人一起在别人家吹唢呐,大约夜里12点左右结束,然后吃饭喝酒,李爱勇喝的有点多。李爱勇离开时,从他家穿了件黄大衣,他给了李爱勇一双深色的毛线手套。4月29日早上李爱勇到他家时脸上、耳朵上有伤,李爱勇说是骑摩托车摔的。

         12、证人李证言证实:2010年4月28日,他堂弟结婚,唢呐班是他联系的,当晚大约12时左右,吹唢呐的赵爱中让他过去吃饭,他就去了。期间,一起吃饭的李爱勇喝了大约有六两酒。第二天早晨他见李爱勇一个耳朵垂子破了,脸上看着如鸡抓的样,李爱勇说是骑摩托车摔的。

          13、证人康证言证实:2010年5月2日晚,她儿子李爱勇骑摩托车到她家,她问李爱勇“朱死了,是否知道”。李爱勇就给她磕了一个头,说“娘来,别说了,你不知道那个娘们”,这时她就知道朱是李爱勇杀的,一会公安人员到了她家,将李爱勇抓走了。

          14、证人李证言证实:案发时他和父亲在北京打工,弟弟李在常州打工。公安人员出示的照片上的红把剪刀和菜刀,他在家见过,他家均有一把同样的剪刀和菜刀。

         15、协议书及刑事谅解书证实:上诉人李爱勇亲属与被害人亲属就民事赔偿达成了协议,被害人亲属表示愿意原谅李爱勇,请求对李爱勇从轻处理。

          16、户籍证明证实了李爱勇的出生日期等基本情况。

          17、上诉人李爱勇供述证实:2010年4月28日,他在唢呐班里吹笙,在陈楼村干活一直到晚上11时许,吃饭时喝了约有9两酒,饭后去了他姐姐家。他当天穿的是深蓝色羽绒袄,黑色的裤子,运动鞋,白色袜子,因天冷,他姐和姐夫给了他一件黄大衣,一双手套,他就骑摩托车回家了。回到家,他把摩托车停在大门外,把大衣脱下放在摩托车上,就步行去了朱家,他是从朱法西边墙头扒掉砖后翻墙进的院,翻墙时从墙上掉下来,把羽绒服刮烂了。他掇开堂屋门东下角钻进屋内。朱在堂屋最西间,他进去后没拉灯,就趴在朱身上,朱反抗,拿剪子朝他后背、后脑部、耳朵上乱攮,他就夺过剪子乱攮。在夺剪刀时,他的右手被弄伤,一只手套被弄掉。朱法兰往外屋跑,准备开堂屋门时被他拉倒在地上,他顺手从案板上拿一水瓶砸,又从案板上拿一把菜刀砍朱法兰头部,后又用剪刀挑朱法兰喉咙,朱法兰就死了。他把朱法兰臀部垫在桶上,把朱下身衣服、袜子脱掉,想做个假象,让人以为朱是被强奸了。他走时害怕留下指纹,把朱的一只袜子套在手上,掀开门钻了出去。他回家后把当天晚上衣服全换掉,第二天早上不到5点钟,就把换下的衣服装在袋子里,扔到蒋营后面的一机井里,一只手套和朱的一只袜子也装在羽绒服的口袋里,扔机井里了。白色运动鞋是5月1日晚上扔到砀山四中东面路南的沟里了。
    对于李爱勇提出其与被害人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案发当晚是应被害人之邀到被害人家的,因被害人向他索要8000元钱才导致案件的发生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提出被害人在本案的起因上存在一定过错的辩护意见,经查:李爱勇的此节上诉理由除其本人供述外,无其他任何证据证实,此节上诉理由及辩护人认为被害人有过错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李爱勇提出被害人用菜刀砍他,他才从被害人手中夺过菜刀砍被害人的上诉理由,经查:关于李爱勇在朱法兰逃跑时将朱拉趴下并从案板上拿菜刀砍朱法兰的事实,有李爱勇在侦查阶段多次较为稳定的供述证实,在检察机关对其讯问时,其亦没有提到朱法兰先用菜刀砍他的情况,应予认定,此节上诉理由无充分的证据支持,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李爱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李爱勇犯罪手段残忍,犯罪情节恶劣,后果严重,依法应予严惩。鉴于李爱勇归案后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且其亲属在二审期间积极代为赔偿被害人部分经济损失,取得了被害人亲属的谅解。可对其判处死刑不立即执行。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安徽省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宿中刑初字第00058-1号刑事判决;

       二、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爱勇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肖建平
      代理审判员  段志侠
      代理审判员  余乃荣

        二〇一二年六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明恒传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四十八条第一款死刑只适用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对于应当判处死刑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可以判处死刑同时宣告缓期二年执行。

     

      第五十七条第一款对于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应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三)项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咨询服务热线:4007-234-560

Copyright © 2015-2018 徐州刑事辩护律师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奥宇科技   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