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光临!
目前位置:首页 > 刑事辩护 > 成功案例

出口套过境案件辩护词一

发布日期:2015/5/19 8:09:22  浏览次数:3652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江苏昭鹏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马某某的委托,指派我作为其辩护人,通过阅卷、约见被告人和今天的开庭,认为本案指控被告人马某某犯有合同诈骗罪不能成立,理由如下:
   
一、被告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非法占有的目的,是诈骗类犯罪的必备构成要件。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则不可能构成合同诈骗罪。本案中,被告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1
、提出、议定、决定出口套过境行为的目的,不是为了非法占有本案指控的运费。
   
国家为了吸引过境货物通过国内铁路物流运输,给予过境货物铁路运输的优惠非常优厚。40英尺的集装箱过境的收费比出口的收费优惠20%--30%20英尺的集装箱优惠比例达到30%--40%。基于此,出口套过境行为在连云港港口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可以说这种行为深入到每个在连云港代理国际货运代理业务的公司。
   
由于对过境货运的优惠政策,其它公司相继开始出口套过境出口套过境的明显低价,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占据绝对优势。这种情况下,于2013年上半年,被告公司才提出、议定、决定实施出口套过境的行为,参与的目的非常明显,就像几名被告人都谈到的:其它公司都在做,我们不做就没有客户。这是被告人的心声,是被告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也是客观的社会现实。
   
被告人是基于上述原因和目的才参与出口套过境,而不是为了非法占有因套过境而少交的资金而起意、谋划、决定实施套过境行为。
    2
、被告人实施出口套过境行为的本意,不是为了占有该运费,不但没有实际占有,而且不可能实际占有涉案的54万余元的铁路运费。
     
被告单位是国际货物运输代理企业,主要是代理客户履行国际货物运输手续,而非为客户提供运输业务。这种性质的公司挣取的是代理费,收入实际是收取客户代理费和交给中铁多联代理费之间的余额。被告单位收取客户代理费是以套过境的金额作为基础加上劳务费和实际支持形成的。被告没有挣取出口运费和过境运费之间的差额。

诚然,出口的货物应当向中铁多联缴纳正常的代理费,套过境行为的确让被告单位少缴了相应运费。但是,被告在向客户报价时,已经将少缴纳的资金扣除,就是按照套过境的价格作为申报价格的基础,所以,被告出口套过境行为的真实目的是留住市场,留住客户,而非占有少交的铁路运费。
   
也正是因为客户向被告单位缴纳的代理费是以套过境的运输金额作为基础,没有向客户收取出口货物和过境货物的差额运费,所以,其没有也不可能占有涉案的54万余元的铁路运费。

基于被告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故检方指控被告犯有合同诈骗罪不能成立。
   
二、在履行合同中,被告有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伪造了过境手续),但没有骗取合同相对方的财物意图和行为,合同相对方也没有因此受到财物上的损失。
   
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同时骗取对方财物的,才能构成诈骗罪。本案被告套过境过程中,伪造了货物过境手续,可以视为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但却没有骗取对方财物的意图和行为。
   
被告虚构事实的本意套过境,而非骗取作为合同对方当事人多式联运公司的财产。

在被告和多式联运公司签订的合同中,多式联运公司没有支付财物的义务和责任,所以,被告也不可能有骗取对方财物的行为。
   
三、合同诈骗罪要求骗取对方当事人的财物,被告人没有骗取对方当事人(多式联运公司)的财物。
   
法条是如此规定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处.......;本罪的诈骗行为表现为下列五种形式:(5)以其他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的。
法律强调被骗取财物的对象是对方当事人,很显然,本案被告合同的对方是多式联运公司,在被告公司和多式联运公司签订和履行合同过程中,多式联运公司没有任何的财物被骗。
   
辩护人也注意到,本案指控的是骗逃铁路运费。本案,被告有套过境的行为,套过境行为使被告公司少缴了运费。这一点辩方和控方的意见是一致的。但是,铁路运费是不是对方当事人财物也是本案的关键所在。辩护人认为,铁路运费不属于对方当事人的财物,铁路运费以前属于铁道部,在2013年实行铁路政企分开,组建中国铁路总公司,此后,铁路运费属于中国铁路总公司所有。中国铁路总公司不是合同的双方当事人,所以铁路运费就不可能是合同对方当事人的财物。
   
对照法律规定,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才有构成合同诈骗罪的可能,而铁路运费不是对方当事人财物,故检方指控被告犯有合同诈骗罪不能成立。

四、本案不属于合同诈骗,充其量是民事欺诈,不应当作为犯罪处理。

对于这个观点,辩护人引用法律著作上最新的观点来阐述。

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了,由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李少平,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朱孝清,公安部副部长李伟主编的《公检法办案标准与适用》,该书第1602页是关于合同诈骗罪的内容,写明了合同诈骗罪与民事欺诈的界限。称“两者有着本质区别”。

1、主观目的不同。合同诈骗的行为人以签订、履行合同为名进行诈骗,其根本目的是无偿或以较小的代价获取他人财物,是为欺骗而欺骗;民事欺诈行为人主观上虽有欺骗的故意,客观上采取了欺骗方法,但该欺骗行为的目的不是为了欺骗,而是使对方当事人产生错误认识,做出有利于自己的民事法律行为,然后通过履行该法律行为谋取一定的“不当利益”,其实质是牟利。

2、客观表现不同。民事欺诈一般不影响整个民事行为的性质。而合同诈骗使整个合同性质上发生变化。

3、受侵犯的属性不同。民事欺诈行为侵犯的是债权,合同诈骗侵犯的是他人财产的所有权和市场交易的秩序。

该书的总结是:在司法实践中,对于有一定履约能力,为签订和履行合同而使用了一些欺诈手段,但主观上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只是为了通过签订、履行合同获利,且具有积极履约的行为,即使客观上造成对方当事人财产损失,也用通过民事救济方式解决,不宜追究当事人的刑事责任。

五、被告人虚构货物过境的事实,隐瞒货物出口的真相,其真实的目的是利用国家对过境货物运输的优惠政策。

2000324,铁道部下发了铁国际(200037号关于过境中国铁路国际联运货物运送费用核收暂行规定的文件,该文件为了吸引过境中国铁路过境联运货物量,而对于过境货物运费优惠计算。起诉书指控本案被告单位构成犯罪的核心是“伪造提货单、虚假填写运单,将出口货物谎报成过境货物通过集装箱发送运输”,这个指控的客观的,通过上述文件,结合辩护人的第一、二、三点的观点,充分说明被告行为不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主观上没有骗取多式联运公司财物的故意。被告单位伪造提货单、虚假填写运单的真实目的是将出口货物作为过境货物填报,套过境的真实意图是希望适用铁道部给予过境货物的优惠政策。

六、被告单位在第一时间已经上缴了套过境造成的铁路运费54万余元,挽回了给国家造成的损失。被告也能够积极配合办案机关办理此案。

综上: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单位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没有骗取作为合同相对方的多式联运公司财物的故意和行为,其仅仅是为了适用国家给予过境货物的运输优惠政策,而做出的不当行为。这种行为是民事欺诈行为,而非合同诈骗行为。况且,起诉书指控骗逃的铁路运费的所有人也不是本案被告单位的对方当事人,不符合法律规定的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的客观要件。所以,本案被告有民事欺诈的成分,但却不构成合同诈骗罪;本案被告有虚构事实的情节,却不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请贵院依法判决被告无罪。

此致

徐州铁路运输人民法院

                                       江苏昭鹏律师事务所

辩护人:赵鹏2015-1-21

 

 

www.jszpls.comwww.xzxsbh.com

咨询服务热线:4007-234-560

Copyright © 2015-2018 徐州刑事辩护律师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奥宇科技   管理